連日來陰雨綿綿,兄弟的比賽已經連續三場延期,加上最近戰績不佳,與上半季冠軍的寶座漸行漸遠;不禁讓我想起去年年底,兄弟象隊由於年度戰績不夠理想,未打進季後賽,而撤換盜總林易增,改由吳思賢接任總教練的事情。還記得新聞發布的當天,領隊洪瑞河先生接受中國時報記者廖德修採訪時,被問到有關La New熊隊自辦二軍測試會的問題,洪瑞河先生的答覆是:『並非不想建立二軍,而是找不到足夠的球員;像熊隊用公開測試的方法並不可行,因為不可能從砂礫中撿到珍珠。』
  從此,「不可能從砂礫中撿到珍珠」這段話,似乎已經成為很多球迷耳熟能詳的一段話;這段話被廣為流傳,不但從隨便一個搜尋引擎中都能輕易找到,也不時出現在挖苦洪瑞河先生的文字當中。常常有很多人把洪瑞河先生的這段話,解釋為「兄弟不想建立二軍」的代名詞,當然,事實上到底是不是這樣,我想大概也只有洪瑞河先生自己一個人知道。
  不過,洪瑞河先生何出此言呢?其實,在兄弟象隊的隊史上,也曾經有舉辦過類似『從砂礫中撿珍珠』的新人球員測試會。這樣的說法,可能對於當年參與測試的球員不太禮貌,不過,確實也沒有人經過這次測試會進入職棒之後,有太多出人意表的表現,雖不見得能稱之為「砂礫」,但也實在稱不上是「珍珠」。
  兄弟象隊那一次的自辦新人測試會,於職棒八年(1997年)六月間在兄弟龍潭棒球場舉行,共有一百多位對於加入職棒有興趣的球員參加,而第一階段篩選之後剩下五十位球員,通過測試的則總共有十位球員,分別是郭耀文、王志弘、劉文貿、郭昇吉、林禮雄、馮文龍、林正偉、陽治成、戴于程、陳彥愷。我們就來認識這幾位球員吧!
  左投手郭耀文出身於美和中學,當時是味全龍隊的練習生,但由於尚未服役,所以雖然通過最後階段的測試,仍然不能夠直接進軍職棒;不過職棒十一年加入興農牛隊之後,表現也不甚理想,在短短四年的職棒生涯中,僅有五十四局的投球局數,沒有勝敗記錄,生涯防禦率是偏高的五點零。出身台北體院的投手王志弘,當時也尚未服役,無緣加入職棒,退伍後似乎已經離開棒球界,我並沒有查閱到他的相關記錄。至於劉文貿,可能就是大家比較耳熟能詳的投手,出身花蓮國光商工青棒隊的劉文貿,本身是阿美族的原住民,曾在「四海一家」乙組棒球隊打過球,後來加入合作金庫棒球隊,並從兄弟隊的自辦新人測試會中脫穎而出加入職棒,職棒生涯總計十一勝十五敗、防禦率是偏高的五點零八,最後在去年的一波大砍人之後被釋出,目前則在花蓮體中擔任教練。郭昇吉是出身於國立體院的右投手,雖然同樣通過測試,不過並沒有因而在職棒場中登板,先後分別在兄弟、統一兩隊擔任練習生,最後離開職棒界,無生涯記錄。右投手林禮雄則是三商虎隊的練習生,參加兄弟新人測試會獲得錄取之後,三商虎認為「肥水不落外人田」,趕緊將他登錄為正式球員;不過天不從人願,林禮雄卻在此時受傷了,養傷養了一年多,期間還斷斷續續的出賽,直到三商虎隊解散,總計職棒生涯三年,戰績零勝兩敗、防禦率也是偏高的五點五五。
  曾經是威廉波特少棒賽國手的馮文龍,出身屏東縣棒球名校美和中學,是一位內野手,雖然通過測試,但並未進入兄弟象隊,隔年反而加入味全龍隊成為正式球員,不過幾乎都是以替補身分上場,總計職棒生涯僅僅一年,只擊出過兩支一壘安打,生涯打擊率只有一成多,目前在屏東縣鶴聲國中青少棒隊擔任教練。林正偉出身文化大學,同樣是一位內野手,職棒八年通過測試之後直接進入職棒戰場,不過由於全年未擊出任何一支安打,出賽機會也十分有限,旋於年底即遭到釋出,職棒九年被三商虎隊吸收,直到職棒十年才有比較固定的出賽機會,總計職棒生涯打擊率兩成四八,算是中等水準的表現,不過三商虎隊解散之後,便失去戰場。陽治成是出身台北體院的外野手,雖然通過測試,不過並未加入兄弟,同年年底再參加統一獅隊的新人測試,不過隨隊練習了半年之後,仍未如願加入職棒,無生涯記錄。曾經擔任味全龍隊練習生的戴于程,畢業於輔仁大學,曾經考上復興航空的空服員,當年通過兄弟隊測試之後加入職棒,不過出賽機會有限,生涯五打數一安打,同年年底即遭到釋出,目前為香港棒球代表隊教練兼技術顧問。陳彥愷則是台電隊當家捕手,也是當年測試會當中年紀最大的球員(1968年出生),曾經入選第十五屆荷蘭哈連盃中華成棒代表隊國手,不過後來並未加入職棒。
  看過上述幾位球員的介紹之後,可能您也會覺得不算是「珍珠」吧!看來,洪瑞河領隊所言「砂礫中找不到珍珠」這段話,或許不是無的放矢。不過,在職棒發展日益成熟的今天,不儘速建立二軍似乎又與現狀背道而馳;在下曾經不只一次在其他文章中,一再闡述建立二軍的重要性,我想在此我就不再贅言,不過有句俗話說:『今日不做,明天就會後悔』,就算在砂礫中很難找到珍珠,並不代表完全不可能找到珍珠,別忘了,鈴木一朗也是從二軍鍛鍊出來的!  【文:幻象兩千】

創作者介紹

幻象兩千的秘密基地

taiwanbaseba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