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誕生於台灣外交屢遭挫敗的七零年代的我來說,一九六八年的紅葉少棒隊實在是我難以遙想的光景。雖然早在紅葉竄起之前,台灣早就已經有嘉義農林揚威東瀛,勇奪夏季甲子園亞軍,也有豐自吉(現已改名豐祥瑞)在第六屆亞錦賽,首度擊敗日本成棒國家代表隊的優異表現;不過時至今日,仍有為數不少的人認為,紅葉才是台灣現代棒球的「根」,可見紅葉少棒隊對於台灣棒球革命性的影響,以及它在台灣棒球發展史上的歷史定位,至今仍然不容抹煞。為了這個台灣現代棒球的「根」,日前我特地驅車前往台東,到延平鄉紅葉村親自走了一趟。

  紅葉村是位於台東縣延平鄉的一個山間小聚落,四周被連綿不絕的山巒包圍;全村只有一條山間道路貫穿其中,仲夏的紅葉圍繞著蟲鳴鳥叫,更襯托出它閑適與靜逸。很難想像當年引領全台少棒風潮、首度讓人把國族情緒灌注於比賽勝負的球隊,竟然是來自於這樣寧靜的一個村落。信步走進紅葉國小,由於目前正值暑假的關係,所以校內並沒有任何一位學童;我漫步於這個全校學生不及百人的小學,望著綁在樹上、逐漸被樹幹吞沒的廢棄輪胎,遙想當年紅葉小球員進行打擊練習時模樣,一切彷彿又重回了一九六八年。
  當年,紅葉少棒隊以七比零、五比一兩度擊敗來訪的日本隊,讓國際間開始瞭解台灣棒球的實力,也開啟了台灣參與威廉波特少棒賽的契機。不過後來紅葉球員的冒名與超齡事件(註),也讓紅葉傳奇因而蒙上了一層不光彩的陰影。時至今日,紅葉國小也不再組少棒隊了,傳說中的紅葉少棒隊,大概只能夠在夢裡追尋了吧!
  參觀完紅葉國小與紅葉少棒紀念館之後,讓我有不勝唏噓的感覺;兒子在參觀結束之後,興奮的在門口的標示牌留影,告訴我長大之後也要加入棒球隊,像當年紅葉少棒的大哥哥們一樣為國爭光。看著兒子童稚的臉龐與天真無邪的笑容,我相信台灣的棒球還是大有可為的。  【幻象兩千】

註:眾所週知,以木棍為棒、以石頭為球的紅葉少棒隊是台灣棒球史上的一則傳奇。但這群被台灣人民視為「民族英雄」的少棒球員,其實是支違規、甚至違法的球隊!因為該隊的球員頗多超齡,且是已畢業的紅葉國小校友,甚至有人已經是國中生。學校為了讓他們重返球隊,便由領隊偽造文書,只好以冒名頂替的方式出賽。
  根據瞭解,冒名頂替的球員當中,當家投手胡武漢本名應該是江萬行,而胡武漢這個名字事實上另有其人,是江萬行的學弟。捕手胡勇輝的真實姓名是江紅輝,是江萬行的堂弟。一壘手古進財的真實姓名是徐合源,而古進財實際上是古進炎的弟弟。二壘手胡福隆的真實姓名是余佑任,左外野手王志仁的真實姓名是邱德聖,胡福隆和王志仁其實也都另有其人。三壘手胡仙洲的真實姓名是胡明澄,而弔詭的是,胡仙洲事實上也是紅葉國小少棒隊的球員,只是胡明澄已經超齡了,於是就使用了表現比較不起眼的胡仙洲的姓名上場比賽。替補的古仁義則是使用邱錦忠的名義參賽,江元興則是使用余進功的名義參賽。事後經過查證,整個紅葉少棒隊真正符合少棒年齡而且未受冒名風波影響的,只有賴金木、邱春光、余宏開三人。
  紅葉選手冒名頂替事件,日後以法律收場。紅葉國小校長胡學禮、教練邱慶成、管理曾鎮東等三人被檢察官起訴,民國五十八年四月廿六日晚上十一點在台東地方法院刑事庭開庭審理,被法院認定為偽造公文與行使偽造公文罪,三人都被判了一年有期徒刑,緩刑兩年。傳說中的「紅葉傳奇」也因此蒙上了陰影。【本段註解為我發表在台灣棒球維基館的文字】
創作者介紹

幻象兩千的秘密基地

taiwanbaseba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