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傳出王建民被中國方面相關報導大吃豆腐的消息,引起台灣網友圍剿。這篇報導被刊登於八月十四日東方體育日報,其中提到王建民是「中國人」的部分,最讓台灣網友不爽;以下是該篇報導原文,我就姑且不做其他論述了。【幻象兩千】

中国投手扬威美职棒豪门 必杀技赢得百万高价合同
苦练之下终有收获 主投局数冠绝扬基
  从今年7月3日起,王建民还从未输过一场自己主投的比赛。由于善于制造地滚球出局,王建民本赛季的三振次数只有49次。王建民将自己的下沉球进步归功于快艇投手教练尼尔•艾伦和捕手萨尔•法萨诺,后者目前也升入扬基一线队,担任替补捕手。
  “王建民有一种独特的天赋,无论你教他哪种投球方式,他总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掌握。”法萨诺说。在快艇时,王建民经常采用的投球方式有六种之多,法萨诺认为这实在是太多了。王建民掌握下沉球的速度之快,也让法萨诺感到吃惊,通常情况下一名投手需要多年苦练才能完全掌握这种投球。
  投下沉球的关键在于不能用力过猛,王建民投出的四线快球时速可达每小时96英里,而他的下沉球就要慢一些,但球路变化更多。上月8日,王建民用103投战胜魔鬼鱼,扬基主力捕手豪尔赫•波萨达每次都示意王建民投下沉球,但他还在投球中夹杂了变速球、滑球和四线快球。
  扬基投手教练罗恩•吉德里表示,王建民是个头脑清醒的投手,当对手的右打打者位置后移刻意“抓”他的下沉球时,王建民会投出一个外角滑球或四线快球,让对手鞭长莫及。本赛季王建民为扬基主投161局,居全队之首,他在自己主投的比赛中取得13胜4负的战绩,自责分率3.69。
  除了球技外,王建民的性格也赢得队友的交口称赞。扬基打客场比赛时,中继投手迈克•迈尔斯经常和王建民一起在球场过道上一起跑步热身,他说王建民的微笑总会引来大批球迷,甚至连语言也无法成为交流的障碍。迈尔斯说:“只要你能让王建民打开心扉,一切交流都不成问题。”

高价合同情定纽约 下沉球成为必杀技
  自从外野手陈金锋于2002年加盟洛杉矶道奇后,王建民是三年来第一个在MLB亮相的中国球员,他从台北体育学院毕业后就被扬基看中,并于2000年签下一份价值201万美元的合同。2001年和2003年的两次肩伤延缓了王建民的出头速度,不过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他以中国台北队的首发投手身份出阵,向世人展示了自己的实力。
  奥运会之后不久,王建民在三A小联盟中的发挥同样出色,奠定了自己在哥伦布快艇阵中的头号投手地位,并获得进入扬基一线阵容的机会。王建民的崛起来得正是时候,如果他早几个月出头,说不定就会引来亚利桑纳响尾蛇队的注意。
  响尾蛇一向关注扬基的球员培养梯队,2004年扬基急于得到响尾蛇明星投手兰迪•约翰逊,为了促成这桩交易,他们不惜将小联盟梯队中的任何球员当作交易筹码。响尾蛇派球探布赖恩•拉姆到扬基考察了罗宾逊•卡诺、梅尔奇•卡布雷拉和迪奥纳•纳瓦罗等球员,却独独漏掉了王建民。
  “我看王建民打过一场球,但我确实没注意他。”现任纽约大都会球探的拉姆说,“那场球王建民投得不错,不过肯定没现在好,那时他投出的球速度不够快,下沉得也不够突然。随着年龄的增长,王建民的快球自然而然地得到提高,不过他的下沉球也日臻成熟,这肯定是有高人在指点他。”
  下沉球是王建民的必杀技,对手就算能击中这种球,通常也只是个易于防守的地滚球。王建民投下沉球时,用食指和中指沿球的缝线处握球,天长日久练下来,他的食指右侧被磨出一道厚厚的老茧。王建民还会在球出手时用食指拨动缝线,从而让球在接近打者时,突然朝对方小腿处强烈下沉。
  王建民的下沉球脱离打击区的机会较大,但对方打者常常会在球改变轨迹前,抗拒不住挥棒击球的诱惑。扬基球员尼克•格林在坦帕湾魔鬼鱼效力时,曾与王健民交手八次,他说:“面对王建民时,你通常只能击到球的上部,他投出的每记球都像是好球,只有在看比赛录像时你才明白那是怎么回事。”

打好球必须先学会控制
  2000年王建民初到美国时,扬基曾为他配备过一名翻译,但这名翻译没过多久就被解雇。自那以后王建民就没有用过翻译,他说:“今年我的英语口语已经比去年进步了不少,去年队友们很少跟我说话,他们以为我根本不会说英语。”
  随着英语水平的提高,王建民出席赛后新闻发布会的次数也越来越多。扬基媒体主管里克•切罗内曾给王建民支过招,建议他为每个问题归纳出三个明确的观点,在采纳切罗内的建议后,王建民一下子成为纽约媒体的宠儿。被队友开玩笑是免不了的,但王建民也渐渐学会开玩笑,与队中肥胖的三垒教练拉里•博瓦打招呼时,他会提高嗓门大嚷:“你好,肉球!”
  “队友们不断教王建民新俏皮话,而我成了他的试验品,他实在是个有幽默感的家伙。”博瓦说,与他持同样观点的还有扬基球员安迪•菲利普斯。从小联盟到大联盟,菲利普斯与王建民一直是队友,他们打客场比赛时会一同外出就餐,有时候还不得不共用一间酒店房间。
  菲利普斯对王建民的模仿能力印象深刻,他和其他队友有时也会善意地拿王建民开玩笑,但大多数时候都会被后者识破。菲利普斯说:“王建民是个很好玩的人,他平时很沉默,但偶尔说出一两句话来,却会让更衣室里乐翻天。”
  菲利普斯还记得王建民进入大联盟后,第一次到客场打比赛,住进酒店后王建民有点不好意思地问菲利普斯:“我的行李哪儿去了?”菲利普斯向王建民解释说,门童会把行李送到他的房间,王建民这才放心。不是每个新秀球员都会遇上这样的窘境,作为一名中国球员,王建民需要克服的困难比美国本土新秀更多。
  “考虑到王建民在日常生活中遇上的麻烦,他在球场上所做的一切就更不简单。”菲利普斯说,“王建民也曾面临严峻的考验,但随遇而安的性格帮助了他。面对压力的王建民从不会让这些压力影响自己的表现,我想这就是他获得成功的原因。”
  王建民对压力从不陌生:生长在乡下的他不得不去大城市求学打球;身世真相让他一度心灰意冷;球员之路蒸蒸日上时屡遭伤病打击……在压力面前,王建民从没忘记一个投手最基本的任务就是控制,无论那是对球的控制、对对手的控制,还是对自己情绪的控制。

同时照顾两对父母
  26岁的王建民在中国台湾地区已是家喻户晓的巨星,自从他在美国职棒大联盟闯出名气后,宏碁电脑等大企业的赞助也接踵而来。王建民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他说:“过去我回家时不会有太多事做,从去年开始活动突然多了起来,出门也变得不那么方便。”
  王建民从小学四年级起打棒球,除了做投手外,他也打过一垒手和外野手。棒球给王建民带来无尽的乐趣,也帮他解开了身世之谜。那是王建民在读高中时,一次赴加拿大参赛需要球员提供个人档案,当他得到自己的档案时,发现那上面写着他亲生父母的名字。
  原来王建民的父亲王炳煌并不是他的亲生父亲,而是其大伯。由于王炳煌和杨素贞夫妻多年无子,王炳煌的三弟王炳颖就将自己的儿子过继给大哥。王炳煌夫妻收养王建民两年后,又生下一个女儿。无意中得知身世秘密的王建民也曾与养父母大吵大闹,但他最后还是选择面对现实。
  “现在我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有两个父亲不是一件好事吗?”王建民说,“我决定负责养父母和亲生父母的晚年生活,要做到这一点我必须加倍努力。我把大部分收入寄回家,让父母替我保管,剩下的钱用作我在美国的生活开支。”
  每年的休赛期,王建民都会和妻子吴嘉姈回到家乡,与养父母共同生活一段时间。王建民说,他格外挂念母亲杨素贞亲手做的可口菜肴,但更割舍不下的是对父母的思念。王炳煌夫妇都已退休近10年,王建民常常因不能留在父母身边赡养他们而惭愧。  专题撰稿 本报记者 袁汉


創作者介紹

幻象兩千的秘密基地

taiwanbaseba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