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後腦袋,請不要懷疑,裡面有九成都是裝著和棒球有關的東西;換一種方式來講,我就是棒球的「重度使用者」,而且已經明顯有成癮的現象,和抽菸一樣難戒掉。說到戒菸,我的經驗豐富,但沒有一次成功;不過,如果說要「戒棒球」,那就免談了,我相信會和戒菸一樣難。所以,徐展元主播每次轉播前的那段開場白,對我而言,簡直就像是發自我內心的想法,我彷彿一刻也離不開棒球。

  話雖如此,最近在寫東西的時候,總覺得有些提不起勁的感覺,偶爾也會想要偷懶一下。不知道大家,是不是也會有和我相同的感覺呢?無意間發現,今天是冬至。要記得吃湯圓喲~ 吃了湯圓,又大了一歲。無論如何,我還是好想偷懶,大概我也需要冬眠吧……Z…Z…z…


  這是正在進行轉播中的蔡明里主播。多年前,我曾經幻想自己有一天也會坐上主播台,像蔡主播一樣轉播棒球。不過,現在我不這麼想了;因為理性的我,只要照照鏡子端詳鏡中這副尊容,就知道老早已經沒有這個機會了。唉… 人還是要有自知之明呀!

  前一陣子上蔡主播的部落格留言,他總是會說我好久沒來了。蔡主播大人,真是天大的冤枉呀!草民其實常常拜讀您的大作,只是不善言詞、不常留言罷了,您有如曠世經典的大作,我都把它當做金剛經、聖經、古蘭經般捧讀。真的… 真的…


  這是我的老婆。和我國小是同班同學的老婆大人,最近和我鬧了一些小彆忸。夫妻嘛!沒有不吵架的,不要用太負面的心態去看待就好了。有時候,我會覺得我們夫妻之間的相處模式,還是跟小學生一樣,常會為了一些旁人看起來一點也不重要的事情生氣。也許在我們的內心之中,都還是個沒長大的小孩吧!

  最近在整理小時候的照片時,才突然發現,我和老婆小時候並沒有合照過。這真是令我感到意外的發現。回想小時候,曾經有些愛捉弄人的同學,會在教室黑板上畫上一個心型,再把一男一女的同學姓名,寫在這個心型裡面。當時我會為了自己的名字被寫在黑板上而感到生氣,但現在想起來,反而覺得有趣。小時候,總想著快點長大;長大後,又老想著小時候的光景。人就是這麼奇怪的動物!


  花輪當上了隊長,月薪多了五千大洋的職務加給。最近這幾個月以來,我好像已經忘記自己「象迷」的身分,幾乎都沒有寫和兄弟象隊有關的東西。其實,這也不能全怪我啦,誰叫兄弟這麼早就放了寒假,打不進季後賽,我就沒有發揮的餘地了。兄弟季末又依照慣例解約了一票人,我卻連寫的力氣都沒有。總之,我好想讓自己偷懶一下。

  也許,這就是惰性吧!

  【文:幻象兩千撰寫/圖:幻象兩千拍攝】


創作者介紹

幻象兩千的秘密基地

taiwanbaseba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