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說棒球裁判也是人,和球員會發生守備失誤一樣,裁判也會有出現誤判的時候;不過對於律己甚嚴的我來說,在場上總是以最高的標準來要求自己,並不容許自己有發生誤判的空間。只可惜,很多事情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未必是真的那回事,而我這次的誤判,也算是學了一次經驗,對於我自己來說,也不見得是一件壞事。

  話說在桃園縣社會乙組棒球聯賽今天賽程的最後一場比賽中,由我擔任一壘審的工作。這場比賽交手的兩隊,由於實力其實有段差距,所以我就以比較輕鬆的態度來判這場比賽,心裡盤算著等一下如果比賽提前結束,還趕得及到天母看兄弟象隊的比賽。不過比賽才來到一局下半,原本實力較差的後攻隊有跑者攻佔一壘,客隊投手先來一個軟性的牽制,提醒跑者別跑太遠,我也很慣性的比出一個「safe」的手勢,然後移動到原來的站位。

  不料說時遲那時快,客隊一壘手把球回傳給投手之後,投手第一時間就來個回馬槍牽制,這個突如其來的動作,把心不在焉的我愣在現場,這時場上所有的目光全部集中到我的身上,等待我的判決結果。我大約遲疑了一秒多鐘的時間,很沒自信的擺出一個「safe」的手勢,立時一壘手宛如脫兔般跳了起來,完全不能相信我做出的判決,而場邊三三兩兩的觀眾,也出現了一些鼓譟的聲音。

  『裁判你是在睡覺嗎?』

  『裁判你懂不懂棒球啊?』

  『太離譜了吧!』

  在沒什麼人看的乙組比賽,觀眾席上這些無情批評的聲音,場上聽起來其實是很清楚的。這時地上如果有洞的話,真想鑽進去躲起來。不知道為什麼,這時我腦海中出現了江春緯被林智勝飛身衝撞的畫面。

  還好,這樣的畫面並沒有真的發生在我身上。投手向其他守備球員揮了揮手,比賽又繼續恢復進行。最後被我誤判的這隊毫無意外的擊敗了實力較差的主隊,而且還是場Call game,我的誤判沒有影響到比賽結果,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在裁判組賽後Meeting的時候,讓我覺得很沮喪,不過在其他裁判前輩的鼓勵之下,我才逐漸恢復了信心。還記得職棒十五年總冠軍賽的時候,當時中華職棒的人氣裁判藍普洛夫發生和球員意外衝撞這種不可原諒的錯誤,最後成為他離開中華職棒的導火線,我想我應該以此為戒,以更嚴格的標準來要求自己了!

◎圖片說明:照片與本文無直接相關。

  【文:幻象兩千撰寫/圖:幻象兩千拍攝】

創作者介紹

幻象兩千的秘密基地

taiwanbaseba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